走进文旅 文旅文化 文旅景点 新闻文旅 合作文旅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旅行镇江
精彩游记:老两口游镇江,在“城市山林”中续写诗的传奇7
发布时间:2015-05-26    稿件来源:    【字体大小:

第六章:南山拾遗及其他(20131224日)

米芾墓-鹤林仙境-鹤林寺-梦溪园-赛珍珠故居-宗泽墓-五柳堂

 

   ?本章为什么叫“南山拾遗”呢?是因为我们从南山风景区回到旅馆以后,又打开关于“南山风景区”的网页,发现我们落下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景点——鹤林寺。

 

   一些网站“镇江南山风景区”的条目下写道:

 

   鹤林寺位于黄鹤山下,寺前杜鹃楼前一株杜鹃花,据传有三百年历史,盛开时花有数千朵,"花落春风老杜鹃"。鹤林寺看杜鹃,唐宋时即为盛事,至今不绝......

 

   南郊游览路线:招隐寺--招隐坊--听鹂山房--虎跑泉--鹿跑泉--玉蕊亭--增华阁--昭明太子读书台--珍珠泉--鸟外亭

 

   竹林寺--林公泉--挹江亭--伯先墓

 

  鹤林寺--杜鹃花--苏公竹院--茂叔莲池--米芾墓

 

景点介绍中写道:

 

   鹤林寺位于南郊磨笄山北麓,旧名竹林寺,是镇江南郊的著名古寺之一,创建于东晋元帝大兴四年,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据载,南朝宋武帝刘裕潜龙时,游息竹林寺,黄鹤飞舞其上,即帝位后,有永初年间,改竹林寺为鹤林寺。

 

   刘裕(365-422年),字德舆,小字寄奴,祖为彭城人,寄居京口(镇江)。幼年家贫,以贩履、种地、捕鱼为生,刘裕青年时曾在鹤林寺附近种田,常到寺中休息,刘氏故宅在城内寿邱山。刘裕做了皇帝后,故宅改建丹徒宫。

 

   唐朝开元、天宝年间,僧元素主持此寺,始改为禅寺,又名古竹院。唐诗人李涉曾在寺壁上题诗曰:

 

   终日昏昏醉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

 

   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竹院即指鹤林寺,后毁于战火。北宋绍兴中重建,改名报恩光孝禅寺。。宋咸淳间僧庆清重修,寺在山南。明永乐年间又毁,僧得月就古竹院稍加修葺,即今址。明弘治中,僧了心始修殿宇,万历间吏部尚书祟光祖损金重建天王殿及方丈、僧寮、莲亭、竹院。清康熙四年,僧净能、无怠重修。咸丰间尽毁于战火,同治、光绪年间重修。

 

   鹤林寺在唐时范围较大,据说出了山门就到城门--鹤林门。后几经兴废,规模逐渐缩小。由于该寺地近城市,山明水秀,风景幽美,自古文人墨客常喜留连其间,览物生情,吟诗作画,韵事佳话亦多。古鹤林有八景常为人们所谈及。

 

   鹤林寺素以唐代杜鹃花驰名。《鹤林志》载:"杜鹃花高丈余,春日花开,倾城游赏。"唐诗人李绅有诗云:

 

   鹤栖峰下青莲宇,花发江城世界春,

 

   红照日高殷夺火,紫凝霞曙莹销尘。

 

……

 

   如此好花,难怪要"倾城游赏",并还有神话传说。相传唐贞观中,外国僧人将杜鹃花种在钵盂中,自天台携来,每年暮春开花,见到两年朱裳女子,隐现于花丛中"。又传说,唐朝周宝镇守浙西时,驻节京口。有位神仙叫殷七七,是他的旧识,来镇江拜访他。周对殷说:"鹤林寺杜鹃花天下闻名,听说你能使花在不开的季节开放,现在重阳佳节临近,你能使杜鹃花开放吗?"殷连声答道:"可以,可以。"便使用法术,杜鹃花果然重九盛开,轰动了整个镇江城。

 

   鹤林寺的杜鹃花,因唐末战火与寺同毁。到宋咸淳年间,寺僧以红踯躅冒充唐杜鹃花,不久皆枯死。元延祐三年(1316年),里人戈道恭家圃中有唐杜鹃移植寺中,乃复旧观。花前建一小楼,名杜鹃楼,谷雨前后,杜鹃盛开,登楼观赏,更觉雅致,饶有情趣。

 

   鹤林寺右边大院中长满了苍翠的修竹,据说是苏东坡栽种的,故叫苏公竹院,其实苏东坡来镇江以前,这里就有大片竹林。苏东坡《游鹤林寺》诗:"郊原雨初霁,春物有余妍。古寺满修竹,深林闻杜鹃。"可见这里的竹子并不是苏东坡栽种的,可能他以后又在寺中补种了一些。

 

   鹤林寺左边有一小池,据说是宋朝周敦颐(字茂叔)所凿,所以叫茂叔莲池。周敦颐,北宋哲学家,因年幼丧父,随母来镇寄居舅父家,平日与鹤林寺和尚寿涯友善,曾借住寺中读书,生平最爱莲花。著有《爱莲说》,为世人传诵。他在寺中凿了一口方池,栽种莲花,称爱莲池,即茂叔莲池。

 

   米芾墓位于鹤林寺西南面,占地约一亩,前有石坊,墓碑是明代米氏后裔米万钟所书。"山荒樵径十三松,米老孤坟此地逢""五州烟雨南宫笔,千里江山北固诗",这是后人对米芾的怀念和赞扬。

 

   米芾,北宋书画家,世居太原,迁襄阳,后定居润州(镇江)。宋徽宗时招他为书画博士,曾任官礼部员外郎,人称"米南宫",因举止"颠狂",称他"米颠"。他能诗文,擅书画,精鉴别。书法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合宋四家。所画的山水人物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米芾欣赏镇江美景,作画数十年,先后营造了三处住宅。北固山下,有天然图画的海岳庵;千秋桥畔,有垂荫一亩的西山书院;南郊鹤林寺旁,有题为"城市山林"的精舍。米芾五十七岁时病死在淮阳军官邸,其子米元晖遵照父亲的遗愿,将遗体归葬鹤林寺前,并舍宅建祠纪念,即为米公祠。

 

   这些介绍让我深信南山有“鹤林寺”这一景点,并围绕该寺还有很多的古迹。而且这些古迹都有故事,很值得一看,来镇江一趟,如果与其失之交臂,那就太遗憾了。于是,我们就在电子地图上查找“鹤林寺”,但是没有。好不容易找了个“鹤林仙境”的地方。我们想这可能就是“鹤林寺”的遗址了吧,“鹤林寺”应该就在其中吧。于是,当晚我们决定:明天就去“鹤林仙境”一探究竟。

 

   24日早,为把握起见,我们没坐公交车,打了个出租,一说到“鹤林仙境”,他竟然说不知道,说“鹤林寺”那就更不知道了。没办法,我就用自己的手机给他导航,他看了导航以后说,哦知道了啊。但是他说,导航的终点不能上山,一般人都是到它的东侧山坡可以上去。于是,他就把我们拉到了东边。我们下车一看是“米芾墓”。反正也是计划内的,就先在这里看吧。

 

   米芾墓上面有介绍,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碑为1987年重立,上刻“宋礼部员外郎米芾元章之墓”,是启功写的。

 

   看完了米芾墓,我们准备上山,这时候山上下来了个老汉,他说山上什么也没有,就是他们锻炼的地方。去鹤林仙境应该顺大道绕过去。我们看他说的和导航相同,就顺大道向南走。走到十字路口,有交警在值勤,我们就又问交警。结果和那个出租司机一样,“没听说啊”。他又去问另一个交警,这个交警知道有个“鹤林仙境”。

 

   终于到了“鹤林仙境”了。里面有尊“鹤林神女”的雕像。其他就什么也没了。就是个很小的公园。

 

   这也是“鹤林仙境”里面的景。就这么大了。我们问在这公园玩的几个老头。说到鹤林寺他们也琢磨了半天,说,那早就破烂了啊,也没啥看的啊。我们说,那我们也想看看。这时有个老汉说,那你们跟我走吧,我家就住在那附近。我们喜出望外,连说谢谢,和老头一起走了。

 

   东行约500米,就到了“鹤林寺”了。这就是了。老头说,他小时候就住这里,经常到“大庙”玩,那时候还有佛像,文化大革命以后就彻底没有了。现在住的都是民工。

 

   我们又转了转,也没有发现有任何“文物保护”的标志。这是座庙的大殿,现在的住户把它搞成了“楼”,楼上还开了窗,有外楼梯。我们也没敢进去,怕人家住户不让。

 

   大殿的后面有这座门楼,看来也有些年头了,其他别的就没有了。更别说什么苏公竹院、什么茂叔莲池了。这个位置是磨笄山下,与前面的介绍相合,看来当是“鹤林寺”无疑了。

 

   如果上面所看到的是“鹤林寺”,那么就有两个问题。一是网上的介绍是怎么来的?二,如果介绍的属实,那这个寺院就是个很有故事的景点了;暂时没钱修复的话,也应当很好的保护起来。如果当地政府的旅游部门看到我的意见的话就请认真的考虑一下。如能采用,我也不要奖金。

 

   虽然没看见“光彩照人”的鹤林寺,但是也不可无诗啊。不但有,还两首那。

 

   鹤林寺二首:

 

   南山走遍寻鹤林,眼前鹤林可是真?莲池竹院今何在?繁花开过不是春。

 

   昔年寄奴曾栖息,今日打工暂蜗居。莫道破蔽流民所,焉知潜龙正孩提。

 

   下个目标——梦溪园。梦溪园就不是南山了,是在市区里。市内公共汽车发达,每个旅游点均有公交车到达,多为无人售票,单一票价1元。我们是坐102路去的。街头有梦溪广场。路中有沈括的塑像。

 

   梦溪园位于市区东侧的东河边中段,是被列为世界名人的中国北宋科学家、政治家沈括晚年在镇江定居的住宅,沈括在此完成了闻名古今中外的不朽著作《梦溪笔谈》。沈括(1030-1094),杭州人,自幼好学,钻研学术,嘉祜进士,神宗时积极推进支持王安石变法,是一位进步的政治家。官至翰林学士。他博学善文,一生致力于科学研究,用功极勤。在天文、地理、数学、历法、地质、生物、化学、医药等方面都造诣很深,颇有贡献,成为当时世界上少有的一流科学家。他晚年在梦溪园所著的《梦溪笔谈》是一部很有价值的科学著作,其中自然科学方面的成就就达到了当时世界上的先进水平。英国研究中国科技历史的权威李约瑟博士把沈括称中国科学史上最奇独的人物",并且赞《梦溪笔谈》是中国科学技术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该书现有英、法、德、意、美、日等国家的译本。沈括已成为国际上知名的历史人物。

 

   下面要去的是赛珍珠故居。乘28路公交车,到润洲山路站下,然后就有路标指示了。

 

   赛珍珠,是以中文为母语之一的著名美国作家。赛珍珠以中文姓氏为姓(其父即名赛兆祥)。赛珍珠出生于弗吉尼亚州西部,4个月后,随传教士父母赛兆祥和卡洛琳来到中国。先后在淮安(清江浦)、镇江、宿州、南京、庐山等地生活和工作了近40年,首先学会了汉语和习惯了中国风俗,然后她母亲才教她英语。

 

   赛珍珠于1922年在庐山牯岭开始尝试写作,1931年发表长篇小说《大地》,立即印成为畅销书,由于赛珍珠对中国农民生活史诗般的描述,真切而且取材丰富,以及她传记方面的杰作 1938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镇江赛珍珠故居位于镇江市区西北登云山上,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故居占地约400平方米,是一座青砖木结构的两层楼房。19921031日被命名为“镇江市友好交流馆”,用以收存陈列赛珍珠的著作和相关物品、资料及中美友好交往的有意义的展品。

 

   宗泽墓在镇江市东郊京岘山北麓。此墓为宋墓,墓前竖白云墓碑,上刻“宋宗忠简公讳泽之墓”,墓道长90米,宽 25米,两旁密集绿树,庄重肃穆。八百多年来,宗泽墓经历代多次修缮,大体保持原貌。

 

   宗泽(10591128)字汝霖,浙江义乌人。宗泽为官清正,历任县尉、县令、通判、知府等职,所到之处关心民间疾苦,以廉洁著称,颇有声绩。宋宜和元年(1119)任职南京,因主管鸿庆宫改建神宵宫不当,遭致诬谄,被革职贬至镇江。靖康元年(1126)金兵大举侵犯,宗泽受命出任河北义兵总管,旋为副元帅,并率所部连破金兵三十寨。建炎二年(1128)六月宗泽统率大军渡过黄河,大败金兵,宗泽在任东京留守期间,曾20多次上书高宗赵构,力主还都东京,并制定了收复中原的方略,均未被采纳。他因壮志难酬,忧愤成疾,七月,临终三呼“过河”而卒。享年七十岁。死后,宋廷追谥忠简。岳飞陪同宗泽之子宗颖扶柩至镇江,与发妻合葬在京岘山。

 

   墓道前有牌坊一座,正面刻着“大宋濒危撑一柱,英雄垂死尚三呼”。

 

   纪念馆外墙上都是后世纪念宗泽的诗。我选了这一首。

 

   清张九征《吊宗忠简公墓》曰:

 

   “宋代园林秋草边,夕阳遗址尚依然。松杉剥落精灵在,父老悲吟谏书传。

 

    弹指已成千古事,伤心莫话靖康年。陆公居第还相望,两地忠魂泣杜鹃。”

 

   这里的与宗泽墓相望的“陆公居第”,是南宋左丞相陆秀夫宅。陆秀夫是南宋末年的抗元民族英雄,至元十六年(1279)元军破崖山,陆秀夫负幼帝赵昺从容蹈海而死。

 

   从宗泽墓再到五柳堂。在京口检察院站乘105到大市口东站下车,步行500多米到达。

 

   镇江市明清民居建筑群五柳堂位于市区演军巷,现原地保护三进平房和一座藏书楼。

 

   五柳堂宅主陶蓬仙,祖居江西浔阳,后迁居镇江,凭“络丝”手工劳动逐步发展成江绸业巨擘。陶氏系五柳先生陶潜之后人,故题“五柳堂”堂名以示对先人的尊崇之情。

 

   现在五柳堂还是梅庵派古琴艺术馆。五柳堂就是几间房子,而屋里展出的就是“琴”了。

 

   藏书楼亦名游经楼,两层,取陶潜诗“游好在六经”之意,建于民国,为陶蓬仙藏书、写作之处,他曾在此编纂《润州唐人集》等书,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

 

   这一天就是个“大扫荡”,除了南山拾遗而外,又看了其他的一些小景点,收获不小。

 

Copyright 镇江文旅 2014-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组织策划:镇江市文旅集团 苏ICP备58845222号-1 技术支持:南京南大尚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